佔領中環行動 (後續)

佔中案明天判刑 有參與年輕人冀以「舞台」改變社會 2019-04-23 21:14

「佔領中環」案明天判刑。當年支持運動的年輕人,對政治、民主等看法如今有沒有改變?

發仔說:「爸爸突然問我,其實你有沒有收錢?我對這個很不開心。這五年沒有多談這些,會很怕再討論時會再破壞信任。這裡發生過那麼大衝擊,我已經淡忘。」

發仔當年在「佔中」留到最後,他說事件完結後,家中氣氛緩和了。他對社會運動的參與度亦不同了。過去數年只參加過數次小型遊行,而「佔中」案宣判當日,他正在台灣旅行。

發仔表示:「當時這場運動我覺得最成功的是,這一代人激起了一種鬥志,但奈何原來有個斷層。有些年紀較我小的同學,有時發生社會重大議題,他們的反應是不想談,生活得好好的,為何無端要談這些?」

因為「佔中」,他由原本修讀電影,轉讀社工兩年,最終因為這種「無力感」,再轉讀興趣更大的戲劇。他期望用新「舞台」改變社會。

發仔說:「都會擔心,讓自己匿藏在一個想像世界中,我不是完全抽離社會所有事,我會關注,但不敢做些甚麼,我好像有少少等待一個『英雄』,可以走出來,告訴我可以做些事。」

丁丁(化名)稱:「他說跟我斷絕父女關係,我真的很傷心。」

「丁丁」當年因為參加「佔中」,跟當警察的爸爸鬧翻,被趕離家。四年多後她仍然一個人住,曾跟爸爸和好、又再次決裂,部分原因也因為「佔中」。

丁丁(化名)表示:「『928』一周年、兩周年時,我們『站頭』突然說出來聚一聚,吃個東西,他會亂猜甚麼,以為我們示威。我明白他有很多憂慮,始終他當警察這樣久,他的壓力是我想像不到。」

當年是學生,如今已經投身社會的「丁丁」坦言,因為「搵食」,對社會的關注減低了。不過,她跟發仔對當年做的事都不後悔。

丁丁(化名)指:「政治原來這麼切身,之後亦令我有方向如何看政治和思考。」

發仔說:「失去的比得到的多,但我覺得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值得。沒有這些衝擊,我又覺得無論我自己或者社會,也很難走前一步。」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