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大本營

跳舞賦予的意義 (一) 2020-01-26 10:10

舞蹈家Antonina Skobina表示:「跳舞是人類學習第一語言的其中之一,每個人從小就可以學習跳舞,我喜歡透過舞蹈表達自己。」

出生於烏克蘭的Antonina,早前來香港擔任慈善活動表演嘉賓,她七歲起在德國、英國和美國等國家接受標準舞訓練。曾兩奪美國國家標準舞大賽冠軍,亦是世界國際標準舞最頂級賽事,黑池舞蹈新星大賽中的拉丁舞組別勝出者。

對很多人來說,跳舞可能是興趣,但Antonina不單視這項運動為職業,更是其生命一部分。

Antonina表示:「跳舞容許我嘗試不同的角色及個性,就像演戲,因為在生活當中,我是一個比較害羞和安靜,但在跳舞世界,我可以扮演在生活當中不會經歷的角色,這令我產生興趣。跳舞最有挑戰的地方就是每日的挑戰,有時你會生病或疲倦,你仍需要站起來繼續訓練,因為這是每日的過程。同時,經常穿梭不同地方,這是非常好,但同時對身體亦是一個挑戰。還有一個挑戰,跟家人見面的時間很少。」

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跳舞賦予他們不同意義,在跳舞過程亦有所得著。

Antonina拍檔Denys Drozdyuk表示:「從跳舞當中,我能夠學習如何生活,你可以學習如何生活充實,如何勤力工作,如何追求目標,如何令自己具競爭力,確保激發自己的才能,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

運動從來無分年齡、性別,徐美琪博士60歲才接觸舞蹈,至今已跳了十二年。

慈善舞蹈家徐美琪表示:「最難當然是學懂基本步,基本步熟絡了,自己可以加插花式。跳舞其實有很多範疇,很多不同的風格,你學完一樣,又會心思思,變相令你好像停不下來,而且是一個鍛鍊體能的好方法。」

徐美琪又表示,接觸跳舞後會更注重身形,對服裝和姿勢有更嚴格的要求。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