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7

新加坡高球場為建屋讓路 或可供本港參考 2018-07-27 23:09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建議,在五年前發展新界東北時已經提出,至今仍然未有共識。百多公頃的土地、全港歷史最久的高球場,不同利益及價值,如何取捨呢?

在土地短缺下,佔地一百七十二公頃、建於1913年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成為其中一個焦點。

目前有兩個建議方案,全面發展球場,預計可建約一萬三千個單位;至於局部發展方案,會收回三十二公頃土地,興建四千六百個單位。

民主黨新界西議員尹兆堅稱:「只要我們有這『救命草』,將一百七十二公頃收回,起碼我們能夠賺到未來十年的時間,能夠支撐一下。」

自由黨紡織及製衣界議員鍾國斌表示:「這些古樹、古蹟、古墳,分布在球場不同的地方,當你去做設計、剷平的時候,有很多是不能碰的。」

其實在鄰近我們的新加坡,同樣面對類似的問題。

高球場綠草如茵,亦是運動休憩的好去處,不過佔地也特別多,在權衡不同利益之下,新加坡的高球場就要讓路。

Keppel Club於1904成立,佔地四十四公頃,是新加坡最古老的高爾夫球會。但隨著城市發展,政府決定在球場三年後約滿就會收回,興建組屋及私樓。

Keppel Club主席黎民安說:「當然不開心,不過都了解政府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國家的需要,這些當然是多數的重點,你私人打球只是娛樂性,所以沒有理由阻止發展,所以我們都接受。」

新加坡有十七個高球會,其中四個會屬下的球場被收回,騰出逾三百公頃土地,六個的地契正在檢討,剩下的球場,部分要開放成公眾球場。

粉嶺高球會目前有約二千六百個會員,亦局部開放予公眾使用,就是否收回爭拗了五年,五個月的公眾諮詢,最終會否有結論呢?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表示:「就算我們希望他們都會聆聽其他持份者的意見,未必將分歧收窄很多。到現時為止,實際上也不會因為某些持份者,因為某些強烈意見,騎劫整個公眾諮詢的活動,甚至整個公眾諮詢的進程。」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