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私人喉管滲漏情況嚴重 流失大量已處理食水 2018-01-12 21:00

東江水剛加了價,今年起每年要花近四十八億元。不過,目前每年有三分之一已處理的食水於供水過程中流失。水諮會估計除政府喉管滲漏外,私人管理的內部供水系統亦流失大量食水。

住在深水埗的陳生一直都不知道這截於水錶前的水喉要由業主維修,直至收到水務署通知。

業主陳先生表示:「直至最近,就說如果你七日不維修,便會截水才醒覺。」

根據水務條例,業主須自行維修私人地界內的喉管,包括這些喉管。

有市民說:「拿開個膠樽,你看到好像個花灑飛出來。」

深水埗後巷有多條喉管都滲漏,但這類三無大廈,根本無人理會。

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指出:「結果就係大家『闊佬懶理』,但水務署叫大家節約用水,但我們見到的是,水每日在浪費。」

漏水問題在大型屋苑更嚴重,全港三十三個屋苑更加是漏水大戶,其中一個是錦綉花園。

水務署十年前已通知管理公司,屋苑嚴重失水,總水錶的紀錄顯示,每日向屋苑供應了4700立方米的食水,但收回的水費就少了三成。而每日供應3000立方米的沖廁用水,更有六成沒收回水費。

即是,這些水過了總水錶,未輸送到住戶屋企前已經流失。單單在錦綉花園,食水和沖廁系統,每日總共流失3210立方米的淡水,相當於1.6個標準泳池,業主不相信漏走大量食水。

錦綉花園管理諮詢委員會主席黎國虹表示:「滲漏是沒可能的事,你除非爆水管,你於任何位置爆,一定會沖走下面的泥。」

按水務署的年報,2015/16年淡水供水量有9.73億立方米,但經過水錶送予用戶的水只有6.59億,大概有三分一於供水的過程中流失了。政府解釋流走的水有約一半由政府喉管滲漏,剩低的是洗水管的水、消防救火的水、偷水以及私人水管的滲漏。

水務諮詢委員會主席陳漢輝指:「當然是私人喉管的滲漏,這個我認為是很主要的。我們水諮會都曾經建議,截他水,他沒有水用,他一定要做點事。」

水務署早於十二年前提出研究,不論水於漏走或使用,都要收水費。

水務署總工程師黃恩諾表示:「除了最終被截水之外,他都要受經濟成本因素所影響,所以我們認為,這可以避免代理人無理拖延。」

他表示,目標於今屆政府提出修例方案。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