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1

喬曉陽出席國家憲法高端論壇講話全文(六) 2018-04-21 10:54

二、深入學習和領會憲法確立的國家根本制度,明確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徵,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社會主義國家之中的一個實行資本主義的地方行政區域。

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實踐中,除了中央權力問題外,還有甚麼問題容易引起爭議?恐怕就是國家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我國憲法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1987年4月鄧小平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會委員時就明確指出,「我們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老早就確定了的,寫在憲法上的。我們對香港、澳門、台灣的政策,也是在國家主體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制定的」。「要保持香港五十年繁榮和穩定,五十年以後也繁榮和穩定,就要保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制度。」他還說,「『一國兩制』也要講兩個方面。一方面,社會主義國家裡允許一些特殊地區搞資本主義,不是搞一段時間,而是搞幾十年、成百年;另一方面,也要確定整個國家的主體是社會主義。」

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社會主義國家之中的一個實行資本主義的地方行政區域。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與個別地方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主次關係不能顛倒,中央堅定不移地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不會改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同時,也不能允許有人利用香港謀求改變國家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這個問題在制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過程中就已經十分明確,講得清清楚楚。

有些人認為,既然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就不能要求香港維護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如果這種觀點是正確的,那麼內地不實行資本主義主義制度,是否可以不維護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呢?顯然是不行的。為甚麼?因為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是憲法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也是憲法規定的,從維護憲法出發,內地既要維護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也要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反之也一樣。

這裡要強調一點,特別行政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有一條重要的法律界限,即特別行政區可以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條件是必須維護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而且有利於國家主體社會主義的發展。香港回歸後,有一些人在香港公開反對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不符合基本法的,因為這違反憲法的規定,根據憲法制定的基本法,不可能賦予任何人反對憲法規定的國家根本制度的權利。

在這裡,我還要再講一下中國共產黨領導問題。在上個月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閉幕會上,習近平主席明確要求,「一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無論身居多高的職位,都必須牢記我們的共和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始終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始終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始終為人民的利益和幸福而努力工作。」這段話鮮明地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和本色。我們的人民擁護和支持中國共產黨,就是擁護和支持由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不謀求自身利益的政黨來領導人民建設國家,謀求幸福。

香港雖然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但香港居民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這樣的一個政黨值不值得支持呢?撇開所有意識形態成見,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當然,所有香港居民同全國各族人民一樣,也有權利監督中國共產黨是不是忠實履行其誓言,中國共產黨始終歡迎人民群眾的監督。

正因為中國共產黨領導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我國憲法序言明文規定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次憲法修正案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規定,進一步確立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因此,中國共產黨領導同樣是憲法制度,尊重憲法、維護憲法、遵守憲法,必然要求尊重、維護、遵守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女士們,先生們,最後,用2012年10月我在紀念現行憲法頒布30周年座談會上講過的一段話作為今天發言的結語:「如果把這30年來在我們國家土地上發生的一切比喻為宏偉的書卷,這幅書卷就是伴隨著憲法的施行而展開的,這當中,『一國兩制』偉大構想成功付諸實施,是濃墨重彩的一筆。說它濃墨重彩,是因為香港和澳門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卻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宏偉書卷的一個精彩局部。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是如此不同,是甚麼使它們共存於統一的國家之中,使這幅書卷成為一個整體?靠的就是憲法的調整。憲法是『一國兩制』的根本保障。從法律上來講,香港和澳門實行不同於內地的制度和政策,建基於憲法的規定;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的法律地位和法律效力,來源於憲法的規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實施,受制於憲法的規定。通過這三個方面,憲法不僅在內地,而且在香港和澳門,都發揮國家最高法律規範的作用。」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