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1

喬曉陽出席國家憲法高端論壇講話全文(五) 2018-04-21 10:44

三、憲法對基本法實施的規範作用

習近平主席去年7月1日在香港發表的重要講話指出,「回歸完成了香港憲制秩序的巨大轉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意志的體現,是特別行政區制度的法律淵源。」

他還指出,「回歸祖國懷抱的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作為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從回歸之日起,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中央政府依照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對香港實施管治,與之相適應的特別行政區制度得以確立。」

習近平主席深刻地指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明確了憲法和基本法的關係。深入學習憲法,才能真正地理解和貫徹落實好基本法,才能更好地解決「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實施中遇到的法律問題。

結合香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實施情況,我們要通過學習憲法把握好以下兩點。

第一,深入學習和領會憲法確立的單一制原則,明確我們國家是單一制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單一制國家的地方行政區域。

香港回歸祖國以後,社會上出現的許多爭議,都涉及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涉及中央的權力問題。從199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解釋《基本法》,到後來政制發展問題的處理,再到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提出的中央全面管治權,都是如此。

怎麼正確理解「一國兩制」下中央的權力?這就要講到憲法確立的單一制原則,明確我們國家是單一制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單一制國家的地方行政區域。

單一制原則是我國憲法確立的一條重要原則。今天的中國傳承的是歷史的中國,在國家體制上最重要的傳承,就是單一制原則。我國的單一制原則,在歷史上稱為「大一統」、「中央集權、郡縣制」;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堅持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中央政府對國家全部領域擁有管治權。為了國家管治的需要,全國劃分為不同的行政區域實施治理。這種國家體制從秦王朝開始就一直如此,今天完全傳承下來。

我國憲法序言第11段第一句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強調和維護國家統一;第三條第四款規定,「中央和地方的國家機構職權劃分,遵循在中央的統一領導下,充分發揮地方的主動性、積極性的原則」;第八十九條第(四)項規定,國務院「統一領導全國地方各級國家行政機關的工作,規定中央和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國家行政機關的職權的具體劃分」,強調和維護中央統一領導;第三十條規定,全國分為省、自治區、直轄市;第三十一條第一句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強調和維護國家劃分為不同行政區域實施管治的原則,這些都是單一制原則的憲法表述。

憲法確立的單一制原則,在《基本法》中有重要的體現。《基本法》第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體現的就是單一制原則,因為單一制國家的任何領土都是不可分離的。《基本法》第2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體現的也是單一制原則,因為單一制國家的中央政府對國家全部領域具有管治權,地方行政區域的權力只能來源於中央的授權。

《基本法》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體現的還是單一制原則,因為單一制國家都劃分為不同行政區域實施管治,任何行政區域都是地方行政區域。

《基本法》這樣的條文還很多,包括行政長官和各位主要官員要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都是單一制原則的要求。可以這樣說,特別行政區制度的設計,遵循的一條重要憲法原則,就是單一制原則。

理解單一制原則,香港社會爭論的許多問題也就有了答案。比如說,2014年以來,香港社會一直在討論中央全面管治權問題,從單一制原則出發,這個問題很好理解。前不久我在澳門講中央全面管治權與澳門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的關係,我說中央全面管治權這個概念,是經得起嚴格推敲的,當時講了三條理據,其中一條就是單一制原則。

我當時是這樣講的:從我國國家體制來講,我國是單一制國家,根據憲法產生的中央政府代表全國各族人民行使管理國家的權力。澳門是國家不可分離的部分,澳門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中央對澳門具有全面的管治權。這個說法也適用於香港。

因此,我國憲法確立的單一制原則,既是維護國家統一的基本原則,也是處理中央和地方權力關係的基本原則。深刻理解我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深刻理解憲法堅持的單一制原則,是正確理解《基本法》關於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重要基礎。
			
			

觀看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