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1

騰訊主席馬化騰出席本港論壇演辭全文 2017-09-11 16:07

騰訊主席馬化騰說:尊敬的林鄭月娥特首,尊敬的陳冬副主任,沈南鵬主席,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非常榮幸再一次來到HONG KONG X的論壇現場。我記得一年多前,沈南鵬和李澤湘教授找到我說起這個計劃,當時還只是一個概念,一個純粹紙上的概念,但是今天,一年多過去,我們看到這個概念落地成真,生根發芽,長出了碩果,雖然還很幼小,但是我們看到它的前景,是非常美好的。

過去,大家在香港談科技,大家覺得是就像剛才這個影片裡,覺得是香港對高科技。在十幾年前,在20年前就覺得「HIGH TECH、 HIGH嘢、LOW TECH、 LOW嘢」,這種概念還是根深柢固的。但是今天,我都感覺到空氣中都飄著科技的味道,科技創新的味道,這是讓我感到非常的興奮和激動。

那麼,這一年多過去,其實整個世界也發生很大的變化,其實,就在這兩年的時間,一年的時間,全球十大市值的企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前五家是高科技企業,騰訊和阿里巴巴,也有幸躋身其中,在前十大企業,也就是說,十家企業有七家是高科技企業。

改變了過去,市值最大的企業要麼是資源型的,比如說能源公司要麼是金融巨頭。那麼,現在這個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覺得這個,也是給大家很大的啟發。

前不久,高盛說他自己是科技公司,他不是金融巨頭嗎?怎麼它是科技公司。他說,你算一算,我三分之一員工是科研人員。按數量來看,他說比Facebook的研發人員還多。他說,我不是科技公司是甚麼。我說,這個金融公司都很拼啊,他們這麼努力,我們還能不再努力嗎?

然後,我記得前不久信和的Daryl(黃永光)找我吃飯,我說甚麼事情,他說向我請教下科技的事情。我說沒有沒有,我向你請教,傳統行業的實業的情況互相交流。然後我說,你受到甚麼刺激,他說他爸爸說,他們家族是新加坡首富。

他說,Facebook的一個創辦人移民去了新加坡,現在他們資產長得很快,股價長得很快,他們的資產一評估,快要超過他們家族了,取代新加坡首富了,他說我們家族幹了60多年,怎麼一個名不見經傳,名字都不太記得的小子就打敗他們呢?

他說不行,一定要奮起直追。我說,你父親現在在哪裡,他說已經在以色列,正在考察公司。我說動作真快。這個小故事是很可愛,也很正面積極。但是也反映這一年的變化,讓香港很多的家族很多的傳統企業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這是我觀察到的所以我們多合作,產業界,不同的產業應該有更多這樣的合作。

所以說,在今年的6月,我們也承辦了粵港澳大灣區的論壇。那麼,這個論壇其實也和HONG KONG X一脈相承。那麼其實過去一年,也正因為我參加HONG KONG X這個大家庭,我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

包括在今年兩會的提案,我特別也提案了粵港澳大灣區這樣一個,建立是像科技灣區在我的提案之內。那麼在今年6月的論壇上,我也提出了香港要發展科技,有很多牌可以打。剛才特首也講了很多的舉措。我自己的概念就是說可能最直接的有三張牌。

第一張牌就叫「引進來」,這是最清晰的,香港確實是還缺乏,很多,更多的高科技的人才和企業能夠吸引進來,因為你放眼全球,包括內地、國外,很多創新科技企業,其實是與他們「引進來」戰略分不開的。

如果大家翻白皮書,這個白皮書寫得非常好,我開始跟同事說,因為一開始給我一個電子版PPT,我當時還提了一點建議,後來看了印出來的,最終版的白皮書,發現這個質量非常好,然後很多研究很詳實,包括國外的研究怎麼起來的過程。

國內每個省,每個市,他們當初怎麼做,做了那些舉措都寫得很清楚。這個我很詫異,我說比我們公司的戰略發展部寫得強多了,後來才發現,它最後講的是林鄭月娥特首,陳主任都修改過,我說難怪,經過大家修改是不一樣的,這個質量非常高,你會看到,這個世界上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

每一個創科成功的城市或地區,一定有它很積極,很正面的政府主導作用。所有我們看到都一樣。所以,我們希望政府在這方面,能夠更大膽積極,能夠給更多的政策,把外面的人才,國內外高級的人才,積極地吸引過來。甚至要像跑Deal(單)一樣去跑,甚至說,下死命令,你這個拿不下來,把這個項目拿不進來,問責,問責。對,上次跟Carrie(林鄭月娥)講我不能隨隨便便地炒掉人。我說,不是要炒掉,關鍵是要引導,把這個責任層層下壓到位。我覺得,有壓力,有動力,肯定能做成。

第二張牌,我覺得就是要「長出來」。因為你引進來,如果說留不住人才的話,它(科技產業)會「死掉」或跑掉,最後說這個是騙人的,我再也不來了。那我覺得最關鍵是要培育一個環境,讓它生存。比如說,我們自己在香港要招,幾百人的科技工程師,其實挺難的,現在找不到人。就像雞和蛋一樣,它說你不進來,我們的學生,香港的學生也不讀科技、工程。我們全讀金融,往外跑了。這是雞和蛋的矛盾。

總得有人要走出一步。先引進來,作為引導。然後是不是有一些政策。比如說,本地請一個科技人才,我可以給你配一個國外,或內地進來的人才配額呢?一對一配對。我記得當時跟Carrie(林鄭月娥)講,她眼睛一亮,這個也可能是個點子。所以說,我們說希望能讓科技企業和人才,進來之後能夠生存、壯大,形成案例,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那最後一張牌,可能就是要「合起來」,把各方的合力發揮出來,那粵港澳不用說了,深圳特區的創新,包括大灣區的智能製造,結合香港這麼非常能適合高端人才,國際化的環境。能夠合力起來。我覺得這個能量是非常大的。講到合力,可能就要談到產學研的關係,政產學研這四個界別之間,整個合作。

我們在剛剛過去的8月份,我們舉辦了粵港澳青年營,它是個夏令營。因為第一次嘗試,也不敢多人,第一次請了100位中學生,60位來自香港,20位來自澳門,20位來自廣東。然後三地年輕人,素不相識,文化差異很大,把他們聚合在一塊。剛才陳主任問我說,你們辦得怎麼樣,我說我一會兒講。效果非常好。

我們主要就是跟大疆一起去承辦,這些年輕人,他們參觀了騰訊的,像是AI(人工智能),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等等,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的實驗室。也包括體驗了我們的移動支付,Wechat Pay,也包括到大疆,體驗無人機實際的操縱,還包括機器人大賽,大家也辦了機器人大賽,這些科技,對他們來說,原來也是沒有辦法接觸到的,也加強他們之間的互動融合,也是從一開始,陌生、破冰、到越來越熟悉,到最後依依不捨,還說能不能下次再找個機會,能再聚。那麼我想說,還有很多很好很有意思的活動像是帆船,我們一開營就有一個帆船比賽。

很多學生說,我其實看中帆船才來的,還有棒球,這個都是可能很多年輕人,比較少接觸的活動。還到深圳我們的眾創空間去參觀,舉辦創業者的講座,一些粵港澳的年輕創業者,現身說法,去講解自己的項目是怎麼過來的。甚至還玩一些現場的遊戲。

就給你一筆資金,看你怎麼投資,模擬幾個團隊來創業等等,這些都啟發了他們的過程。我覺得這個非常有意思。他們甚至說,我記得他們有些問的問題,騰訊的業務這麼多,你們怎麼把握資金流,才不會出現周轉不靈,哇,高中生問這些問題,果然是金融大都市,香港過來的。走的時候,他又說,接觸到高科技企業,對科技有了新的看法,他說以後報考高校,大學志願要改一改了。所以這個東西是一個種子,他回去之後,會跟周邊傳播。

所以我們想,明年能有更多的大企業跟我們一起做,辦400個人,更多的夏令營。然後也希望,更多企業能夠參與,把你們這個行業,跟科技,更多的有關的東西,提供Program(項目),能夠參與。讓學生能夠參加,我覺得這個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

還有一個就是,我前幾天在北京清華大學參加了一個論壇。更多是跟科技企業,跟科學家對話。那麼在座的湯教授,也是那天的對話嘉賓,我們也是非常激烈地交流了很多思想。大家可以看到,現在越來越多的內地企業和投資界,也關注科技科學,所以我當時講一句話,不想成為科學家的投資人不是一個好的企業家。這個非常拗口的一句話。但是它其實是代表,融合貫通這樣一個理念。

在也是前兩天,之後的一天,我就參加了未來科學大獎,頒布的一個我們叫做「中國的諾貝爾獎」,得獎者我們主要是給科學家,大中華區的科學家,諾貝爾獎,「中國的諾貝爾獎」,獎金100萬美元,雖然不大,但是具有鼓勵意義,希望給年輕人樹立一個重視科學家,尊重科學的氛圍。其實去年的一個得主也是我們HONG KONG X的發起人之一,為民教授,中大的。它是生命科技方面的獎,今年擴大到三個,我捐助了數學和計算機獎。今年是一個很年輕的80後數學家,許晨陽獲得獎。那麼,我覺得內地也在很積極地讓整個社會,讓企業界能夠加入進來,重視科技研發發展。

最後一個也是預先打個廣告,我知道他很多話想說。我們其實是想在探索,香港這個新型的,能夠面向科技創新的,教育體系變革。我們覺得希望這裡邊有事情可以做。

因為前不久,Tony(陳繁昌)校長透過澤湘找我說,雖然港科大做了很多創新,但是還是覺得有別的空間。比如說能不能把河套地區,能不能夠把這個用途,更多地聚焦在創新科技教育方面,不管是研究院,還是大學,還是科技中學,能夠引入新型的科技為主的創新的教育體系。

反正當時,澤湘給我介紹了很多國外的這個創新案例。我記不得了。非常有意思,我說這個好事情,我說能不能也利用一些資本的力量,希望一些香港各界大家族,大佬們能夠邊投資,也能邊投入到這個教育和公益裡面。然後,做一些科技的投資,這個是個好機會。這個回頭能不能有一個很好的策劃,希望能夠打造一個好的一個模式。當然這個這個還需要政府的支持,或者是很多的慈善機構,能夠一起來把這個事情做好。

那麼總之最後,我希望,全港各界,全社會各界,不管政府,產業界,而且不管各行的產業界,還包括學術研究界,科技界都能夠聯手起來,那我相信香港必然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謝謝大家。

觀看人次: